2016年1月6日 星期三

從大橘到好好生活

相信大部分的上班族的生活都跟以下的這段描述非常接近,每天上班下班,庸庸碌碌的,有時候回想起來,還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瞎忙什麼。你,認真的問過自己,什麼是理想中的好好生活嗎?

最近有一則與流浪貓有關的新聞,持續在網路上發燒,用網路兩字,主要是你可能幾乎沒在電視新聞看過相關的報導,奇怪了,電視上常常以爆料之實來填充一些無關緊要的社會新聞給默默守護在電視機前的閱聽人,卻不願意花些微弱的篇幅來滿足對於其他類新聞也有求知慾的視聽者,說穿了,大概就覺得,不過就只是隻流浪貓吧!

如果流浪貓這三字對你引起極大的反感,那,歡迎你按下回到上一頁或是立馬把視窗關掉,但如果你覺得有點陌生卻又好奇其中的前因後果,那歡迎你聽我娓娓道來。流浪貓(或街貓,你也可以親切的叫他浪浪)是生存在你我常會經過的大街小巷的一種動物,他們並非不想生活在有一個可以擋風遮雨的屋簷下,但是他們一睜開眼睛,生存的環境就如此惡劣了;他們也很想要有父母的照料,不用擔心下一餐在哪,但實際上,他們的父母可能因為被車撞了或是被民眾通報因此進了收容所,因此他們只能自求多福,(說難聽點)自生自滅。這則新聞的主角,大橘(大方,大黃,橘橘,端看跟他互動的人喜歡叫他什麼)是生活在溫州街的一隻浪浪,他因為特別親人(一般的浪浪對於人類都會有些戒心,畢竟這是個險惡的世界,在人類世界如此,在動物的世界當然也是如此),會跟人撒嬌,磨蹭你,甚至翻肚(對貓來講,肚子是他們很脆弱的一個位置,所以千萬不萬隨便想摸貓的肚子,但如果你看到他在你眼前翻肚,恭喜你,他是真的很信任你,所以他會放鬆到把這一面呈現給你),所以跟他互動過的人都特別喜歡他。就在2015年即將結束的前幾天,大橘不見了,而且調出附近的監視器,大橘最後的身影竟然是被一位台大(很諷刺的,台灣最高學府)澳門僑生以帶著黑色手套的雙手掐住他的脖子,這當中歷經了派出所從原先的不願意備案,到後來有議員願意挺身而出,台大犯案學生從原本的不願意認罪到後來承認甚至道出虐殺過程種種,最新的進展是悼念大橘的民眾在頭七這天,幫大橘辦了個追思會。

看到現在,你有沒覺得奇怪,流浪貓跟好好生活有什麼關聯?假設你本身有養貓,回到家之後,看到貓的一舉一動就瞬間被他們療癒了,那你說,貓是不是佔了你好好生活的一大部分?又或者你本來對貓啊狗啊毫無興趣的,但因為這個契機,開始對流浪動物有了好奇心,誰說對生命中的事物一直保持著求知慾不是一種對好好生活必備的態度?

說到底,沒有人可以傳授你關於好好生活的秘方,除非你本身是積極朝向這個目標前進的。對貓男來說,除了陪伴在生活的兩隻貓可以是好好生活的一部分,藉由電影中的影像或是說得更深奧一點的,電影中與自身生活有交錯重疊的或是純粹發自幻想的,都可以是好好生活的元素。歡迎你先看看貓男的隨想裡有關電影的文章,然後,我們好好生活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