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8日 星期三

春日光景:從愛出發,卻通往複雜



我一直以為春日光景是個火山孝子陪伴瀕死老母的溫情故事,大概是片名的關係? 但我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那種。


電影一開場,畫面全黑,只用聲音交代應該是出獄時正在點交入獄物品的當下。接著,一張歷經滄桑的中年男子臉孔出現在銀幕,光是一張臉就讓人對他究竟有什麼樣的過往充滿興趣,蓋章,是法國片無誤。隨著故事推演,我們看到他跟年事已高的母親一起居住,陪伴他們的,還有一隻睡覺總會睡到翻肚的狗,卡莉。

電影中有一幕戲完全傳達了這對母子相處上的模式,母親整理著舊照片,兒子看著電視,乍看下跟一般和樂融融的家庭相去無幾,但下一秒,兒子暴怒,彷彿不只是要把對母親多年的怨氣發洩出來,連在外與人相處所受的悶氣,也一併奉送給母親,只見老母親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皮皮挫,雙手護臉,深怕無法控制自己脾氣的兒子甚至揮拳襲擊自己。我們總是對於自己最親近的人,呈現出最醜陋的自己,也總是對於最能包容自己的人,傷害他們最深。

如果說愛貓人士一定要看下個月上映的醉鄉民謠,那春日光景絕對抓得住愛狗人士的目光。導演不明說這對母子個性上的歧異,只用他們分別對待狗的方式就讓觀眾分辨出他們個性上到底有多麼地天差地遠,實屬高招。飯桌上,老母親吃著晚餐,狗兒眼巴巴的望著主人,多想主人也能分一點給自己吃,換來的只有老母親語氣裡毫無感情的回答,你已經吃過了,狗兒眼見無望,只好轉向在另一個房間的兒子,兒子邊吃著麵包夾起司,一邊毫不遲疑的就把起司塞進狗兒嘴巴,一塊接著一塊,(連照顧寵物都有如政治角力一般),不甘示弱的母親,呼喚著狗兒的名字,但見狗兒乖乖的走向母親,母親便心滿意足地把餐盤裡的肉送進他嘴中。

關鍵的戲碼更是少不了狗兒,導演巧妙的對照狗兒與母親分別吃下致死藥物的反應,幸運的是,吃下老鼠藥的狗兒終究是被救了回來,但遠到瑞士決定安樂死的母親,儘管我一直祈求導演也能把同樣的奇蹟安排在老母親身上,終究是被白布所覆蓋,就這樣被抬了出來。

人總是為自己設下太多無謂的堅持,不管是無形的,還是有形的,也因此愛就這樣被隔絕了。電影看到尾聲,春日光景的母子檔讓我想起了麥可漢內克的鋼琴教師中那對母女,我們總希望愛是以一種牽手,擁抱或是親吻的方式呈現,但殘酷的現實世界愛卻總以咆嘯,暴力等我們所最不願意看見的手段出現,陳奕迅唱過的積木,姚若龍的詞寫得極好,幸福的期待,真像積木啊。多會幻想,就能堆多漂亮。可惜,感情從來就不聽話,從愛出發,卻通往複雜。希望你我看完春日光景後都能更懂得去愛,及時去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