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8日 星期三

(又見曙光)連載抱怨文之四


昨天跑去應徵一份新的工作,由於是對方主動打電話過來,加上面談時間不用我擠破頭皮去想一個請假的理由,所以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前往。公司位於外觀看來頗氣派的大樓裏,但進到辦公室卻有種寒酸的感覺。依例再填寫一次個人資料,不過幾乎每間必考的英日文語文測驗這次變成邏輯測驗。對話的重點當然包括雙方你來我往的相互了解,不可免俗的,職務內容,上下班時間,薪資這些攸關我轉職與否的重點當然要問清楚 … … 下班時間不固定,最晚會到八九點這點頗讓人卻步,尤其是薪水跟現在的公司完全一模一樣的情況下。不過有績效獎金,加上國內外出差費,這些零零總總的加下來,總會比現有的多上幾千塊吧。賣的產品是金屬,老實說,雖然一點都不懂,但"對於學習新的事物我一向頗有興趣"這類的話從我口中吐出來還不算太困難的任務。只是如何消除對方我研究所唸的是大傳,大學唸的是語文,現在要找的卻是業務這樣的疑慮,得多花上一點功夫。面試完最常被問到的就是:"面試的如何?"盡人事聽天命,除了盡量突顯自己的特點,掩飾自己的不足,其他的,真的不是我能控制的。

最近全民瘋股市,指數靠著外資上看新高點老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不幸的是,我家老闆買的股票並沒有隨著日漸飆高的指數同步上揚,相反的,最近簡直只能用跌跌不休來形容。老闆心情不好,倒楣的是誰?這答案再簡單不過吧。所以今天開會就是場批鬥大會。別人被罵跟我無關,不在這贅述。不過如果罵人前老早就預設好立場,姑且把它稱之為結果論,這就讓我有一肚子大便的感覺。話說開會時,老闆話鋒一轉,我跟他兩眼目光交錯,八九不離十的,他一定是要對我開砲。果不其然,他開始怪罪起我推行業務不力,講的大概都是些老掉牙的話,什麼"業務要黏又不能太黏","你不能像個公務員一樣,只是消極的回那些客戶的詢價動作","要跟客戶保持良好關係","你唯一一個新客戶也不是你自己爭取來的","有人來詢價的E-MAIL不是都是你在回的,為什麼很多都沒下文?"之所以說是"結果論",是因為他雖然是用這些過程的理由來"教訓"我,但他重點只有一個:什麼時候會有新的客戶要下單?其實我自認沒有上班摸魚到這種程度,而且很多時候我往往早知來詢價的客戶明明就不會理我,(你想想看,如果今天你要買的是Wii,但店員因為沒賣Wii,根本不管你要買的是Wii,就死命跟你推銷PS3,你會買PS3的機率有多高?)可是我主管還是會出一張嘴,"你就回信給他推銷我們公司的產品就是",當然,這樣的下場就是石沉大海,對方根本不鳥我,於是乎,這樣的事就會在開會時讓我變成箭靶。說到這,我主管今天又在跟我邀功,"你喔,開會的時候我都會幫你擋,這樣的工作夥伴你要去哪找?"儘管我噁心到一整個想吐,卻還是硬擠出個笑臉跟他打哈哈。說回開會,為了自保,我只好舉出其實我跟客戶關係很好的例子,然後,一片鴉雀無聲,矛頭就轉向別人身上了。

人事絕對是職場上很重要的因素,有一個很獅子的老闆就很糟糕,加上一個處女到不行的主管,緊緊握住每個得來不易的機會絕對是必要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