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9日 星期四

高雄電影節之曲終人未散

在為期八天的2006高雄電影節當中,合計我參與了一場研習營,以及在華納威秀跟電影圖書館各看了一場電影。雖然量不是很多,但尚可稱的上是面面俱到吧?



左方為高雄電影圖書館入口;右方為楊祐寧為本屆電影節代言的旗幟




先從電影圖書館這個主要的放映場地說起,拜高雄電影節之賜,我終於有機會親眼目睹這幢座落於高雄愛河邊、彷彿已成年輕人星期假日相約的新興景點。放映廳精緻小巧的程度就如同台北專司放映藝術電影的光點一般,但一個是嶄新的建築物、一個是前身為美國大使館官邸的三級古蹟;一個為免費入場、一個必須自掏腰包才能享受進入第八藝術的樂趣。真要比較的話,在新舊上、經濟層面上當然還是會有些許的區別。重要的是,到電影圖書館觀影時,千萬別遲到了,要不然可是會錯過影片正式放映前十分可愛的宣導短片喔!




從電影圖書館看出去的高雄愛河夜景



可能是抱有如果國片需購票入場的話大概沒人要看的心態?因此本屆電影節國片的放映地點,統一是在免費入場的電影圖書館。但不知是藍正龍太有魅力?還是大家想一窺李康宜曼妙身軀的原因?DVD都已經發行好幾個月,連公視都已首輪播放過的戀人,竟然在開演前就已滿座,誇張的是向隅的人還不在少數。因此在決定要看巧克力重擊之後,儘管影展因臨時變更映演時間,導致開演時間跟拿票時間的空檔竟然有一百一十分鐘之久,『平常是三十分鐘』這樣的等待時間都可以看一場電影了吧!但為了避免悲劇再度重演,我還是乖乖的去排隊比較好,慶幸的是巧克力重擊並不是一部令人失望的片子。儘管跳HipHop時的節奏跟運鏡可以在加強一點;儘管有些台詞乍聽之下或許有點咬文嚼字、文藝腔太重;儘管介紹部份人物出場的橋段像極了愛蜜莉,但老實說,這部勉強只有賴雅妍一個明星的國片要比同期另一部星光閃耀的國片國士無雙要好的太多了;雖然巧克力重擊的宣傳詞放在『好萊屋跨國團隊精心打造』這一句我質疑能吸引多少額外票房之上,但真正讓這部電影發出光芒的卻是不折不扣的台灣生命力,看看巧克力父親一角便是最好的寫照。從事製冰業的巧克力爸『銼冰泉』原先並不支持巧克力練舞,但他表達的方式並不是跟巧克力溝通,而是什麼都不說的把情緒發洩在擊碎自家的玻璃上;就連巧克力因出車禍摔斷腿而無法自己爬上樓梯時,他也只是默默地彎下腰來甘心的揹巧克力上樓;甚至於他終於認同巧克力對跳舞的執著,決定讓巧克力全力追求夢想的方式,也只是把車子掉頭,讓巧克力能下車去好好的在河堤邊跳舞。這種專屬於台灣『亞洲』電影裏內斂、常常不知如何表達自己感情、但絕非無血無淚的傳統父親形象,難道不是你我從小聽『看』到大的台灣父親形象嗎?也因而巧克力父子間的關係堪稱是全片裏鋪寫的最完整的一條支線。其他如巧克力跟Pachinko同樣熱愛舞蹈但因一場車禍卻個自走向完全不同人生的相互對照,以及巧克力跟金剛之間先師徒後敵對但最終還是大和解收場的支線處理的都算不錯。真要挑剔的話,就只有賴雅妍所飾的阿里那看似關鍵但卻又略顯多餘的存在。以旁白介紹出整個故事的是她,對巧克力曉以大義、以自己對鋼琴不放棄的態度要巧克力自己也想想舞蹈之於他又算什麼、因而整個故事變的有趣起來的也是她,但扣掉這些,她的角色只淪為空空洞洞、穿著養眼、拿著衝浪板的美少女,這部分算是頗為可惜的。當然,影片結束前,巧克力跟金剛因理念不同,大鬥一場後,卻仍相知相惜,共同演出大和解的戲碼,雖然有流於過於理想之弊,但這不正是如今許多身陷在黨派之爭的台灣人民需要效法之處嗎?



在研習營講的口沫橫飛的侯導



至於在華納威秀看的命運變奏曲(Manderlay)跟侯孝賢為主講人的研習營,就留待有機會在續談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