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2日 星期四

高雄電影節之期中報導

照道理說,6月17日開幕,25號就要閉幕的高雄電影節,只剩下短短三天,不禁讓人有真的必須多花力氣加以報導的疑問。如果這麼想,你可能就要大錯特錯了,在已進行六天的影展中,『扣除星期一為高雄市電影圖書館固定的休館日』剩下的五天一天幾乎只有兩場的放映。但接下來的三天裏,不僅僅華納威秀加入映演戲院的行列,而且放映的場次也從原本早晚的各一場,擴大為比照一般戲院,從早場起不間斷的放映方式。因而從量這一方面看來,影展反而有點像是才正要開始一般。



有放等於沒放的愛麗絲的鏡子



嚴格說起來,高雄電影節其實在設計上值得改進的部分簡直是罄竹難書。諸如每一部片放映的場次皆只有一場。意思就是說,要不請你早點來排隊拿免費的票,『在高雄市電影圖書館放映的場次皆為免費入場;在華納威秀則為一場100元。』要不客滿了,那可是你自己的事。『國片會客滿的盛況大概也只有在這裡看的吧!』場次少不打緊,但整個影展缺乏自己的特色或許才更致命吧!影展的主題分為兩個,一個名為『亞洲華人影像視窗』、另一個則為『國際影展精選』。華人底下另分為『亞洲青年導演視窗』跟『台灣青年影像視窗』兩個細項。國際下則有『釜山影展十年精選』跟『南特影展2005年得獎精選』。看出來跟其他影展最大的差別了嗎?別的影展『例如即將登場的台北電影節』是以引薦最新的、或許連聽都還沒聽過的影片為己任;而高雄市呢?有點像是資源回收般,搜括別人已經用過的素材,重新回鍋,舊瓶裝新酒的包裝成一個影展。當然並不是說辦回顧展不好,只是以別人影展的名義作為選片的標地,未免也太說不過去了吧?真要辦回顧的話,還不如以導演為主題。『前一兩年小津安二郎的回顧影展不是頗有特色?相信世界各地的名導可是多的不計其數。』接下來雙開幕片的型式『一部為尚未在台灣任何場合公開映演過的國片:愛麗絲的鏡子;一部為露天放映,前幾個月剛上過院線的另一部國片:國士無雙。』乍看下好像是挺貼心的讓觀眾們多了自由選擇的權利,但竟然好不容易找來一部新鮮感十足的片子,為什麼又硬要限制給特定的人士觀賞?『愛麗絲的鏡子這個場次需憑邀請卡入場。』最後,實在不知道為什麼要找一個位在台北的台灣電影文化協會來執行?難道高雄本身沒有任何一個更好的單位足以把這個一年才舉辦一次的影展來辦好?



以生命狂想曲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的賴雅妍有份參與演出的巧克力重擊



說了那麼多負面的,來看一下我的片單好了。想看的泰國片美麗拳王(Beautiful Boxer)跟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的生命是個奇蹟(Life is a Miracle)因為要上課的關係,只好忍痛放棄;國片戀人(Falling … In Love)又因為客滿,而無緣欣賞;一鏡到底的俄國片創世紀(Russian Ark)在美國每次看DVD都看到哈欠連連,看了兩三次還是沒辦法撐到結束,這次到底要不要再挑戰自己的觀影極限還得好好考慮;同志片志同盜合(Ethan Mao)則讓我在戲院看的頻頻低頭看表,希望這場演員演的比台灣偶像劇還濫的鬧劇,可以早點結束;著迷於CSI的人,或許可以試試看韓國片殺人回憶(Memories of Murder),但非常不推薦給那些非常討厭開放式結局的觀眾,缺點是龍祥電影台都不知播了N遍了;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的命運變奏曲(Manderlay)應該是非看不可,雖然看他的作品跟自虐簡直沒兩樣,頭暈、噁心,每次症狀雖然不同,但卻從來沒少過;竟然幾乎每一部片都看了,當然不能少這一部;真正覺得不想錯過的是巧克力重擊跟人魚朵朵(The Shoe Fairy)這兩部國片,一部Hip-hop,一部夢幻甜美,連著一起看應該不至於消化不良。



台北電影節也會播放的人魚朵朵



就這樣,高雄人一年一度的大拜拜完美結束!?明年會更好嗎?我質疑。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