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7日 星期六

高雄電影節開幕片之國士無雙

記憶力好或是此部落格的忠實讀者,應該對我三月份時寫過一篇內文提及國士無雙的文章還記憶猶新吧!因為首輪時沒把握住機會『我黃牛了』,左盼右盼的,二輪戲院終於讓我能彌補當初失之交臂的遺憾。問題是,片子是看完了,但慶幸的是,幸好我沒在那篇文章裏提及諸字片語有關呼籲各位觀眾買票進戲院支持國片這回事;不幸的是,在觀看的過程中,我必須坐在戲院整整兩個小時卻對這部喜劇一點也笑不出來。


海報上方,耍帥裝傻都是楊佑寧;下方左,天心;下方右,李振冬。


其實在七八分滿的戲院裏,觀眾笑聲的音量其實並不低、而且也一直有在進行中。所以,究竟是我有問題還是問題出在片子上?


Shall we dance?


先說說不是普通擾人的配樂,好的配樂,要不是讓人幾乎忘了它的存在;要不就是旋律優美的讓人恨不得當場記住它。但像國士無雙如此干擾觀眾情緒、卻又從頭到尾幾乎沒停過的配樂,我倒是還沒聽過。接下來檢視一下已經是導演第二部劇情長片的掌鏡功力,號稱是動作喜劇的本片,明顯看的出來導演對動作場面的調度不是普通的外行,幾場動作戲看下來的感覺就好像女生打架一樣、完全施展不開。『其實,請個香港的武術指導應該沒那麼困難吧?』動作場面以外的運鏡也沒比花拳繡腿、亂打一通的動作戲好到哪裡去。一場劇中主要角色全數到齊的重點party戲,不僅金勤跟天心共舞的場面一點化學反應也沒有,理應賓客滿座但鏡頭下人卻稀稀疏疏只有小貓兩三隻的窘況,應該跟預算多不多完全沒關係吧?『臨時演員可是花不了什麼錢的。』看來駕馭多種類型(Genre)的重務,讓年輕但經驗稍顯不足的女導演一肩扛起,其結果還是注定失敗的成分高一些。演員方面,雖然一字排開的是號稱台灣演員的黃金陣容,我好奇的是,喜劇的演法一定非得如此誇張嗎?難道沒有更自然、更有說服力的表演方法?非得搞的每個人都假假的,才能算的上是喜劇?『還有那個不知打哪來的小孩總在警要關頭出來是怎麼回事?喜劇非得有些天馬行空不合常理的元素加入才算的上喜劇?重點是這個橋段還不僅出現一次。』


別說我們沒拳拳到肉,我們其實只是比比樣子。


批評了那麼多,對那些沒看過的人而言,畢竟沒什麼參予感吧。沒關係,如果你還沒有機會看過這部片卻又不想花錢,別錯過今天晚間七點,在高雄市電影圖書館星光廣場一場免費的露天放映。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