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

《甜蜜天堂》:一場生與死的辯論


忘了是幼稚園還國小的時候,我小腦袋瓜兒常想著個當時看來無解的問題,被媽媽生出來之前,我人在哪兒?想著想著,有時候也會納悶起,那麼,牆上照片裡的阿祖(台語發音,祖父的媽媽),死後(當時大概還沒學到往生這樣艱澀的詞語)又是到哪去呢?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大概被升學壓力逼到都喘不過氣來了,哪還有美國時間去空想這些不切實際的生死問題,於是乎,這很空靈的大哉問就這樣被束之高閣去了。直到年紀也到了某個階段,不僅僅朋友的父母親因病過世,連自己的同學也因自殺而早一步從這世上畢業,死亡這看似遙遠卻又息息相關的議題就這樣悄悄的被從收藏好的角落給原封不動的再次放到自己面前。

年初看了部探討安樂死的法國電影《春日光景》,雖然比較聚焦在準備接受安樂死的老邁母親與其兒子間剪不斷卻又理還亂的親子關係,但影片最後來到時日無多的母親準備接受安樂死的過程,還是讓人心頭揪結了好幾下,活下去需要勇氣,但選擇了結自己的人生,何嘗不需要些過人的意志呢?


今天起在真善美獨家上映的《甜蜜天堂》,開頭只見一片毛玻璃,介紹工作人員字幕跑得差不多後,我們見到毛玻璃門被推開,從門後走出一脫掉手套的女子,刻意不說清的鏡頭,反而更讓我們好奇起導演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接著女子潛水、騎著腳踏車在城市中遊蕩、跟男友做愛、戴上耳機與世界隔絕,甚至坐上飛機來到美國後又坐上巴士來到墨西哥,節奏快速的呈現主角的幾個面向,然後很像陰天裡微微透露出那一絲絲的曙光般,我們看到這位女子在藥局買了讓狗安樂死的藥。終究還是來到把落地窗推開灑進一大落不用錢的陽光似的這一刻,導演透過沒什麼情緒起伏的主角,讓我們了解到這位女子其實從事的是幫人安樂死的關鍵人物,我們這才了解,一開場那脫掉手套,正是儀式已結束時必然的動作。

《春日光景》裡只見一老嫗接受安樂死,《甜蜜天堂》裡則可見一組接著一組等著接受安樂死的人們,而且不僅七老八十,連感覺身體勇健的年輕人也在名單之列,女主角總是對這些求死的人們再三確認,彷彿多問幾次就可以將自以為上帝而賜死人們的自己,這違反一般人道德觀感的罪孽,減到最輕。但對於一心尋死的人而言,女主角又未嘗不是天使的化身,幫自己完成此生最後的心願呢?

其實這不是《甜蜜天堂》在台灣的首映,早在去年的高雄電影節,此片就跟觀眾見過面了,而雖然目前看到的《甜蜜天堂》劇照許多都美得可以拿去做酷卡,但相信我,電影裡完美的構圖會讓你更驚呼不已,所以別再等了,快進戲院看電影順道去消消暑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