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日 星期日

我的名字叫做OO群

青春只有一次,
這道理我們都懂。
但青春到底代表什麼,
我想破了頭還是得不出個答案。

##CONTINUE##想從電影裡找答案,
69那個美軍還在日本劃地佔領的年代,
離我也太遙遠了點。
跟警察伯伯玩些無傷大雅的遊戲,
我和條子的700天戰爭裡真實的情節對在學校一向是乖寶寶的我,
恍若那是個虛構出來,只有存在於外太空的世界。

飄洋過海可能有不少的文化差異,
那我扭開電視好了,
看線索會不會其實根本近在咫尺。
道茂堂,
好熟悉又好陌生的名字映入眼際。
原來是畫面上這位歌星來到了他高中時的母校,
而也正好是我貢獻我91到94寶貴歲月的地方。
那段期間,
遺留沈澱下來的有什麼呢?
大概只有地理沒考80分被老師叫起來罰站這種丟臉的事還記得吧,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看這種青春期的電影總是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了。
因為那不是我的人生啊。
那是一個只有讀書才是王道的枯燥時期。
課本是我的最好朋友,
哪有日本電影演的那種三五好友一同揮霍青春的共同記憶啊。
還是騎著單車的陳柏霖比較能勾起我關於那段期間的往事。
青春之於我可能等同於單車吧。
所以偷騎機車的九降風也不是我所能理解的。
這樣說起來,
我的世界還真是又小又悶又平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