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6日 星期二

外慾&熾愛 (作者論:佛森歐茲派特)

孕育出兩位大導的地方。

要談佛森歐茲派特前,不得不把上一篇的努瑞也拉進來談一談。

##CONTINUE##佛森(Ferzan Ozpetek)跟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有什麼關聯?

兩位同是土耳其裔的(連城市都剛剛好是在伊斯坦堡)國際名導,連出生年份(1959)都巧合的一模一樣。雖然同為土耳其人,但跟努瑞在自己家鄉揚名力萬不同,佛森則是在義大利大紅大紫了起來。兩個人的風格也因而大相逕庭,努瑞明顯保有土耳其介乎歐亞洲,已開發與原始間較自然的面貌。佛森的作品則是一貫的從中產階級觀點出發,故事背景往往發生在城市,演員男的帥女的美,一整個就是畫面美到不能勝收。若要應把在台灣的能見度也算進來,那作品多次被不同片商引進的佛森可是說幸運不少。(相信這跟一個被歸類為土耳其,一個則被貼上義大利標籤不無原因。)但要以獎項論英雄的話,努瑞毫無疑問的以37個獎項(光是遠方Uzak一片就不知迅速幫他累積了N個大小獎項)遠遠把佛森的14個拋在腦後。

熾愛的眾多主角群,要不要來猜猜看他們是如何配對的?

佛森今年的最新作品Un Giorno perfetto(aka: A Perfect Day,完美的一天)剛剛在威尼斯影展盛大公映,但跟努瑞今年在坎城以三隻猴子大放異彩的拿下最佳導演的殊榮相比(也因為這個原因,三隻猴子不僅是全球撇開影展外第一個上映的國家,也是首次努瑞的作品比佛森的還早在台灣上映),佛森很不幸的是以鎩羽而歸做結。完美的一天跟佛森的前作熾愛一樣,都同樣的端出大堆頭演員。但跟熾愛以一對完美同志情侶為中心,向外輻射帶出圍繞在其週邊每個個體看似專屬自己的故事,但事實上卻彼此交錯的義大利中產階級浮世繪相比。從完美的一天現在可到手的故事大綱裏,佛森歐茲派特似乎把在其以前作品不管隱晦(外慾)或光明正大(熾愛)皆可見的身分議題(佛森是出櫃的同志)給完全的拿掉了。

外慾的一區dvd封面,這片可是將女主角捧上了天

佛森不是個多產的導演,但他七部長片裡面,台灣上映過的就有三部(2007的熾愛 Saturno Contro,2003的外慾 La finestra di fronte aka: Facing Windows,1997年的男欲天堂 Hamam),熾愛跟外慾當中其實還夾雜了一部名為Cuore sacro aka: scared heart,但網路資料少的可憐的片子。外慾聚焦在一位家庭主婦身上,熾愛則有八位主角共同瓜分戲份。外慾在過去與現在,家庭主婦有可能的外遇跟失智老人過去的一段戀曲,來回穿插。熾愛則直接將焦點擺在當今的義大利社會,藉由一對同性戀人跟一對異性戀伴侶而更深入的探討他所關心的議題。熾愛雖然野心較大,但顯然佛森還沒有完全準備好,控制能力跟影片的整體成績明顯的不如外慾。而且佛森的影片美是美,另外還加上優雅樂音陪襯,照道理說應該頗感動人心。但他的作品卻總是少了些更強的生命力,沒辦法更撼動人心。也可能是他總站在某個特定的角度,既不肯彎一下腰,也不肯多抬抬頭,才會有種總是帶著自以為是的人文觀點來刻劃他劇中的腳色。

照慣例,當然要擺張導演的玉照。
張貼留言